如果世界统一货币,会发生什么?

货币种类越多,似乎越容易造成混乱。把货币看作是语言,显然货币种类越少,人与人之间更容易达成合作。在加密领域,比特币、以太坊、瑞波币等加密货币的极端主义者都宣称,他们最喜欢的货币终将成为全球货币的标准。
区分不同类型的货币极端主义很重要,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种:弱货币极端主义和强货币极端主义。
弱货币极端主义认为,加密领域最终只剩一种加密货币,或是一个价值数量级远大于其他的加密货币。对冲基金Three Arrows Capital的首席执行官Su Zhu和独立加密货币研究员Hasu都认为,由于不同货币之间的文化冲突,以及偏爱当地货币的地域偏见,导致这种“弱货币极端主义”不太可能成功。鉴于目前对加密货币的讨论犹如百家争鸣,似乎不太可能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
强货币极端主义认为,世界最终只有一种加密货币(或是一种幂律影响极大的加密货币),并且它将取代传统银行和现有的基于法定货币的金融体系。在本文中,我们将重点探讨为何由于宏观经济理论,这种想法可能会落空。
统一货币的优点和缺点
使用同种货币其实是贸易成本与快速经济调整之间的权衡。
统一货币的优势在于,它使交易更简单、更可预测。在不同地区之间进行交易时,无需兑换货币。试想一下,如果美国50个州都使用不同的货币,那么加州的葡萄酒生产商需要以49种其他货币来计算收入,每种货币相对于加州货币来说都有波动。
虽然统一货币有其优势,但还有两个“反面”因素不得不考虑。
首先,使用相同货币的地区也应执行相同的货币政策。美联储为全美范围设定货币利率,欧洲央行对欧元区也这么做。然而,如果一个地区的经济正蓬勃发展,而另一个地区却陷入衰退,那么央行应该怎么做呢?如果央行收紧信贷并减少货币供应,那么无疑会产生马太效应,发达地区更发达,衰退地区更衰退。反之亦然,如果央行放宽信贷并扩大货币供应,同样无法解决发达地区和落后地区的经济不平衡问题。
其次,使用统一货币会让一个地区丧失利用汇率影响与其他地区贸易的能力。弱势货币就像给其他地区的消费者打折,当商品出口到货币相对强势的地区时,其价格看上去更便宜。由此造成的不利影响是进口成本增加了,以及弱势货币地区出口商品到强势货币地区时,获得的回报变少了。尽管如此,弱势货币通常是刺激经济疲软并与其他生产率较高的地区保持竞争力的最佳方式。
以欧元区内的德国和希腊为例,他们都生产并出口商品。假设德国的生产率比希腊高5%,意味着他们生产相同数量商品的成本比希腊低5%。此时,德国公司有两种选择:
第一,提高工人工资,这将恢复德国商品相对于希腊商品的成本。此时两国商品在全球市场上再次具有相同的竞争力,因为德国生产率的提高已被增加的工资成本所抵消。
第二,在确保获得相同利润的前提下,将商品价格调低5%。此时,希望与德国公司保持相同竞争力的希腊公司,就不得不降低5%的生产成本(包括工资)。经济学家将工资和其他投入成本称为“粘性”(sticky)——这意味着希腊公司无法快速适应不断变化的经济环境,因为这可能会引起工人反感心理(没人愿意看到自己被降薪),以及其他结构性障碍(例如工会阻止企业减薪)。
如果不使用同一种货币,希腊可以把本国货币对德国货币贬值5%,这样做的效果与削减5%的生产成本是一样的,而且在政治和经济上都更为有利。因为在调整汇率和直接降薪面前,工人们更反对后者。以当年的欧元区危机为例,爱尔兰不得不经历两年的严重失业才使物价降低5%。相比之下,如果20年前的爱尔兰拥有自己的货币,完全可以通过货币贬值使生产成本相对于德国下降10%,而且速度更快,效果更好。
最优货币区
同样是使用同一种货币,欧元区的德国和希腊的情况很糟糕,但美元在经济发达的德克萨斯州和经济疲软的密歇根州却运作良好。那么,两种情况有何不同呢?
经济学家罗伯特•蒙代尔(Robert Mundell)因分析了为什么世界不应该只有一种货币而获得1999年的诺贝尔奖。他的主要观点是,使用同种货币的利与弊源于“最优货币区”的概念,而最优货币区取决于该地区经济一体化程度极其支持机构的质量。
美国不仅使用同种货币,而且拥有相同的语言和政府。当德克萨斯州的经济走强,而密歇根州的经济走弱时,联邦政府会将各州的财富进行再分配。例如,美国政府要求各州的所得税与收入成正比。这意味着经济增长较快的地区需要缴纳更多的税;而经济落后地区不仅税额较低,还享有其他各种福利待遇。相比之下,欧盟27个成员国都有自己的财政政策,这使得在欧盟内部进行财富再分配几乎不可能。
另外,劳动力流动也是一个关键因素。在美国,密歇根州的工人为寻求更好的工作机会搬到德克萨斯州,几乎没有法律限制和文化障碍。相比之下,虽然欧盟允许各成员国的公民可以自由迁徙,但如果希腊的工人想到德国寻找工作,就不得不学习一门新的语言。
加密货币如何?
蒙代尔认为,如果满足以下条件,在一个地区使用同种货币是有意义的:
整个货币区的劳动力自由流动
共同的金融监管机构
覆盖整个货币区的政治机构
在地区经济失衡的情况下,愿意容忍失业或通货膨胀
如果将此标准应用于加密货币,或许能知道它是否可以成为全球货币标准。
整个货币区的劳动力自由流动:不太可能。只要加密货币用于现实商业世界(例如给建筑工人支付工资),而不仅仅用于本地互联网商业支付(例如购买Reddit的横幅广告),那么加密货币仍与实际地理位置联系在一起。虽然闪电网络极大地推动了比特币的应用,但是当加密货币被用于现实商业世界,就会出现劳动力流动问题。有人可能会说,互联网扩大了远程工作的范围,同样也扩大了“最优货币区”的范围。但实际上,仍有无数工作受到地理位置的限制,无法实现数字化(例如护理行业)。
一个共同的金融监管机构:有可能。我们已经看到像MakerDAO这样复杂的借贷产品实现了自我监管,并在基础抵押品贬值时仍然确保偿付能力,但要判断智能合约代码是否足以规范金融工具还为时尚早。
一个覆盖整个货币区的政治机构:不可能。除非世界上所有国家都统一成一个自由世界秩序,否则就不存在单一政治机构监管单一全球货币的情况。
在地区经济失衡的情况下,愿意容忍失业或通货膨胀:不太可能。这更多是通过不同的地域文化来解读货币。那些生活在恶性通胀地区的人(如德国、委内瑞拉和阿根廷),通常对通货膨胀和信贷危机的恐惧程度更高;而那些没有生活在恶性通胀地区的人,则存钱意愿更高。加密货币无法真正改变不同地区的人们看待失业和通货膨胀的文化差异。
如果全球统一货币没有经济意义,那加密货币的目的是什么?
加密货币最终会与现有的基于法定货币的金融系统共存,两者相互竞争,而非完全取而代之。在上个世纪,全球有50多个国家经历了恶性通胀,此时加密货币可以作为一种强有力的工具,避免手中的财富被“掠夺”。
对于生活在恶性通胀国家的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并没有机会开设离岸账户,也没有机会将手中的货币兑换成美元等稳定货币。但是,随着互联网的不断普及,加密货币使全球公民都能直接控制自己的货币,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的。腐败的政府几乎不可能再通过旧手段从人们手中窃取财富,因为如果他们试图这么做,人们就会转向加密货币,这实际上是将贬值的本国货币转换成更有价值的、更安全的资产。
竞争是对抗治理不善的最佳方法。加密货币是反对中心化金融基础设施的强有力竞争者。从长远来看,经济选择、退出权利以及公民的协调能力,正是导致地方治理和制度改善的因素。
=END=

原创文章,作者:项目8,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angm8.com/?p=23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